赵氏虎子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无广告!

  ps:每隔段时期,总会有这种精神不振、啥也不想干的咸鱼期,感觉好没意思。https://

  ————以下正文————

  赵虞猜地没错,此刻鬼鬼祟祟跟在他们一行人背后的,正是鲁阳县尉丁武以及几名县卒,赵虞等人离开郑乡时,守株待兔等候在屯外的丁武便注意到了。

  隔着老远看,丁武等人当时便看到有十几二十个人在丁鲁几人的相送下离开了屯子,朝北面而去。

  其中有六人头戴斗笠,其余十几个则不曾戴。

  尽管丁武已经看过王庆的通缉令,但隔着那么远,他也看不清对面到底谁才是王庆,不过他可以肯定,王庆肯定就在这些人当中——至于其他人,那无疑就是王庆的同伙。

  “县尉,咱们怎么办?”有县卒小心问丁武道。

  丁武皱着眉头思忖了一下。

  此时他身边仅四五名县卒跟随,而对面却有十几二十几人,倘若是寻常的小毛贼,丁武到还不至于如此慎重,但据叶县县尉高纯所言,黑虎寨群寇那可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山贼,那可是胆敢正面对抗官兵的悍寇。

  甚至于,这群悍寇中还有诸如陈陌那种连章靖都不能在短时间内击败的厉害人物。

  倘若万一发生冲突,他倒是不惧,就是担心身边四五名手下。

  想到这里,丁武低声说道:“先……跟随一阵,倘若果真是黑虎寨的余党,先找到他们如今的巢穴,再做打算。”

  “是。”从旁县卒心领神会。

  可没想到仅仅只走出一里地,前面那群人忽然停止继续朝北,转而朝东面而去。

  被发现了……

  皱了皱眉,丁武当即就意识到他们一行人被对方发现了,对方突然改变方向,肯定是为了对付他们。

  可就这么离开,丁武又觉得心中不甘。

  在思忖了一下后,他对一名年轻的县卒说道:“小三儿,你立刻回县衙叫人,我再盯一阵。”

  “是,县尉。”那名年轻县卒点头而去。

  旋即,丁武又对剩余的四名县卒说道:“对面肯定已经注意到咱们了,你们几个都保持警惕。”

  “是。”

  在一番安排后,丁武继续带着那四名县卒朝前,

  似这般整整跟了近一个时辰,丁武渐渐感觉有点不对劲。

  前面那群人明明已经察觉到他们的跟踪,但为何不来质问?

  倘若换做他遇到这种情况,他肯定会出面质问跟踪的人:“你们跟着我做什么?”

  但对方却没有,就好像……对方很清楚他丁武的身份。

  这一点不难猜测,极有可能就是丁鲁向这群人透露的。

  但问题是,前面这群人为何表现地如此‘和善’呢?

  要知道在他带人跟踪的这一个时辰里,尽管他小心提防对方伏击,但对方似乎并没有那个意思,只是带着他们在几个沿途路过的林子里绕圈,试图甩掉他们。

  作为一群在昆阳县对抗官兵,前前后后杀掉千余官兵的应山悍寇而言,这种做法未免太过于和善了。

  唯一的解释是,这群人当中有人认得他,不想动手害他。

  ……是谁?

  联想到丁鲁‘包庇’王庆的反常举动,丁武严重怀疑前面那群人当中,绝对有人认识他。

  就在暗自猜测之际,忽听他身边有一名县卒小声说道:“该死的,这群人怎么来到这儿了?这地方闹鬼啊……”

  听到这话,丁武这才注意到四周,朝着四周瞧了瞧。

  此时他才发现,他们被前面那群人来到了鲁阳乡侯府北侧的田林。

  鲁阳乡侯府的北侧、东侧,都有着相当广阔的田地与林子,其中那些田地有的是乡侯府自家耕种,有的则是租给县内乡里的农民,但自打前几年鲁阳乡侯一家遭难之后,因被扣上了‘勾结叛军、图谋造反’的罪名,这些原本属于赵家的田林,就被鲁阳县衙接管了。

  随后鲁阳县衙便将其中一部分田地租给了本地无田耕种的难民。

  但不知从何时起,这一带就出现了闹鬼的传说。

  这类闹鬼传闻的例子着实不少,有人说曾在半夜看到过死去的乡侯府卫士,有人说曾经看过乡侯府的大管事曹举,甚至还说有人曾经看到过鲁阳乡侯一家四口。

  对于这些闹鬼传闻,现如今住在乡侯乡的人都很害怕,夜晚都不敢随意外出,但也有人并不畏惧,甚至替鬼魂说话,称鲁阳乡侯一家生时是善人,死后亦是善鬼,只会庇护鲁阳人,又岂会加害?

  反正说什么的都有。

  对于这些荒诞的闹鬼传闻,丁武自然是嗤之以鼻。

  他相信人死如灯灭,与其让他相信是乡侯府一门上下死后变成了鬼,他宁可相信是活着的人,比如以郑罗为首的乡侯府卫士——他宁可相信是郑罗等人不满县衙将乡侯府的田地租给他人,扮鬼吓唬这些人。

  当然了,这也只是丁武的猜测,毕竟郑罗等卫士早已下落不明了。

  至于去做什么了,丁武主观上既不想深究,也不想知道。

  此时,天色已完全暗了下来。

  好在还有淡淡的月光,丁武等人倒也能勉强看清他们跟踪的对象,不至于因对方在林中拐来拐去而被甩掉。

  忽然,前方传来了一阵惊呼声,其中有人惊叫一声什么:“那是什么?!”

  旋即,林中鸦雀无声。

  就当丁武困惑于前面究竟发生了什么时,他忽然听到一声急呼:“鬼、鬼啊……”

  旋即,乱糟糟的声音就一股脑地传了过来。

  “是鬼……”

  “见鬼了!”

  “快、快走。”

  一阵惊慌的动静之后,前面那群人似乎快步奔远了。

  若有若无地,期间似乎有个女人的幽声。

  见此,丁武等人立刻跟上前去。

  然而没走几十步,他们就突然站住了脚步,他们骇然看到前面树旁的一个坑洞里,有一个白色的身影正费力地从土中爬出来。

  “为何……为何还要打搅我与我的少主?……你们这群可恶的、可恶的……静女好恨,我好恨……”

  带着无尽的幽怨,那女鬼一边地上站起身,一边断断续续地说着。

  “咕——”

  丁武身边的县卒们不约而同地咽了咽唾沫,屏住呼吸,转头看向丁武。

  仿佛在无声地询问:怎么办?

  而此时,丁武亦是睁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那一幕。

  他睁大眼睛仔细打量面前的女鬼,只见那女鬼披头散发,身上穿着一身又脏又破的衣裙,然而正是这身白绿的衣裙,让丁武不敢相信地睁大了眼睛。

  因为他认出,那白绿的衣裙,正是当年乡侯府里内院侍女的装扮。

  “少主……呜呜……少主……我的少主……”

  女鬼捂着脸哭泣着,哭声在林中回荡,越发让人感觉毛骨悚然。

  “她、她好像没注意到咱们?”

  一名县卒咽了咽唾沫,压低声音询问同伴。

  另一个点点头,旋即小声说道:“她……她是赵二公子的侍女,静女吧?难道这里就是二公子被害的地方?”

  听到这话,另外几名县卒不由自主地打量起四周,仿佛生怕从哪里冒出什么来。

  其中有一人赶紧双手合拢,念念有词地拜道:“二公子在天有灵,我叫何五,我可不是害你的人啊……”

  “啊——”

  忽然,前面那女鬼提高了声音,惊得那叫做何五的县卒亦惊叫一声,蹦起数尺高。

  只见在丁武等人的注视下,那白衣女鬼看向林中深处,用带着惊喜的声音断断续续地说道:“我听到了……静女听到了,少主在呼唤我……少主……”

  在丁武等人难以置信的注视下,只见白衣女鬼不见有什么明显的动作,然而整个人却‘飘’向了林中深处的方向,看得众县卒头皮发麻,倒抽一口冷气。

  就连丁武也被唬地说不出话来,看着那白衣女鬼消失的方向,愕然地张着嘴。

  眼下他哪里还顾不上跟踪前面那拨人,满脑子都是方才那个白衣的女鬼。

  此时,林中隐约有若有若无的呜呜声,也不知是风声,还是……

  众县卒不敢深究,其中一人压低声音对丁武说道:“县尉,这地方太邪乎了,咱们最好还是绕一绕吧?万一这里真是赵二公子遇害之地,咱们惊扰了他,也是不好……”

  饶是丁武,在看到方才那骇人的一幕后也失了方寸,点了点头。

  于是乎,几个人蹑手蹑脚地,沿着来路小心翼翼地退了回去。

  待等他们退出这片林子后,从一棵树的背后,赵虞缓缓走了出来,目视着丁武等人离去的背影。

  “走了吗?”

  随着一个轻声的询问,在另一个树的背后,那个披头散发的白衣女鬼将头伸了出来,撩起额前的乱发询问赵虞。

  仔细一瞧,显然就是静女。

  “走了,被你吓走了。”

  赵虞宠溺地从静女头发上摘下一片枯叶。

  一听这话,静女很是高兴,她也是在灵机一动才想到鲁阳乡侯府北面的某一片林子里,还埋藏着她与赵虞当年换下的衣服——确切是说,是她与曹安的衣服。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赵氏虎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总裁夫人很逍遥只为原作者贱宗首席弟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贱宗首席弟子并收藏赵氏虎子最新章节